快捷搜索:

他的《城府》和《庐州月》是无数少年唱给自己

  其实,作为一个拥有突破十亿次数字音乐下载量傍身、国内外各大华语音乐颁奖典礼奖项加冕的新秀歌手,只要他愿意炒作、愿意多上各类活动节目,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斐然成绩一跃成为内地乐坛的天王。

  不张扬,不浮躁,单纯的为诗谱曲、为曲作诗,默默守卫着自己心中的一方净土。

  有人说,他是因为心爱的女友离世而发誓不入娱乐圈;也有人说,他的每首歌背后都藏着一段坎坷凄惨的爱情故事;甚至有人说,他是因为出了车祸而无法抛头露面……

  “做音乐,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表达真实的自己,并且吸引来志趣相投的朋友,而不是一味的去迎合大众。我们都是在忙碌的生活中寻找同类,而不需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可。”

  由于当时未携分文随身,许嵩干脆驻足帮他表演,游人往帽子里丢钱时也丝毫不觉尴尬。

  有一次,为了给自己的图书作品《海上灵光》摄影,许嵩和摄影师一同在罗德岛漫步拍照,路遇一个乞讨的小孩。

  几十万年后,我们对这颗星球的一切捣鼓痕迹可能也消失了。时间的浪潮抚平一切。

  可以说,也是年轻人头发“野蛮生长”的非主流岁月。几乎所有90后都会承认,这个低调谦逊的少年,网上一片捶胸顿足:毁也毁也,唯一碾压过周杰伦的歌手。考取钢琴七级后,而是逐渐有了门槛。

  由于是医科大学出身,即使走到这一步,许嵩也从未想到自己将来会在流行音乐上有所发展。

  2015年春宵佳节,其他歌手都拿赞助商的钱来给粉丝派发红包,只有许嵩傻傻的自掏出十万元,给粉丝送发了新春红包。

  在那个非主流、杀马特盛行的年代,许嵩这样独树一帜的行事风格简直满足了少年少女们的全部幻想,也正是他这种淡泊名利的态度,为他赢得了一片忠实的铁粉。

  文丨水镜白龙 有人说,90后关于青春的最初记忆,要追溯到2006年。 那是一个全民陷入“超女”选秀的

  

他的《城府》和《庐州月》是无数少年唱给自己心仪女孩的情歌

  “我加入公司是为了更好的做音乐,因为公司能帮我完成很多一个人不能办成的事儿。”

  那一年,中国的潮流和文化似乎来到了一个临界点。个性的张扬、情绪的释放,让那时的我们浑身上下都烙印上了一个字:

  摄影师张罗平不禁感叹:合作过的优秀艺人很多,但能够不装、不拿着劲儿,依然保有童真和随性的,已不多矣。

  就像曾有网友问他为什么不进娱乐圈时,他只是淡淡的回答:“因为不想被娱乐。”

  由于许嵩一直不曾露面,网友们不由在想象中临摹起他的样貌,在现实中对他的身份展开无边猜想:

  他逐渐从遭人非议的“网络歌手”,蜕变成为一名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成熟歌手。

  他曾在半夜三更分享《早睡身体好》的歌词;在自己发福的时候分享《幻胖》的词曲;在自己做的疙瘩汤旁边标注《雅俗共赏》;

  简陋的设备、嘈杂的环境,陪伴着自己纯粹的爱好。许嵩的词曲创作和后期制作逐渐熟稔,发在网上的demo越来越多。

  但他的个人介绍却只有简单的三个字:音乐人。做“嵩鼠”也不再掉价,其浓厚的文艺底蕴可见一斑。除此之外,许嵩的微博有近八百万粉丝在关注,是许嵩带起了“网络歌手”的风潮,被许嵩那略显青涩的声音给击中过内心。他开始自修作曲、编曲和混音制作。获得了时间自由的许嵩终于得以重拾童年的音乐爱好,他还有大小二十余篇文字被发表在《萌芽》和《意林》等刊物上,他的专辑在发行短短几日内被粉丝们抢购一空卖到售罄;读高二时,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!

  “比起侃侃而谈,我更愿意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倾听者。当世界已经足够热闹,需要多一些沉闷的人来平衡。”

  对此,许嵩默不作声。在一片“变节”和“偶像坍塌”的声讨中,他一脚踏入了世俗的泥潭。

  随后,看到有些粉丝没有抢到红包,他又自掏腰包补发了十万元,接着自己挤春运坐车返乡。

  世间多的是金子,也从不缺苍蝇。不必因苍蝇而恼怒,更不必替沾灰的金子着急,一切自有安排,各有归处。

  又许是正因有着这般通达、平和的心态,才赋予他敢不与这个时代的歌坛同流合污的底气。

  听着他的歌,仿佛能看到在江南的绵绵烟雨中,一个清俊温柔的公子向你款款走来,酌一杯清茶,不慌不忙的讲述起自己的故事。

  原来,在签约海碟前,曾有许多公司对突然爆红的许嵩蠢蠢欲动,但却都被他提出的“绝对自由”的条件所劝退——除了海碟,没有任何公司敢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独立创作并制作音乐专辑,而这也正是许嵩做出选择的原因。

  令粉丝们更为津津乐道的是,许嵩与其他歌手不同:他没有签约任何一家音乐公司,也不进行任何商业演出,而是单枪匹马、特立独行,仅仅用音乐记录着自己的时光与成长。

  由于在先前饱受质疑时,许嵩没有急于出来澄清,粉丝们遂才恍然大悟,原来许嵩一直维持着自己的本心:

  转型成职业音乐人的他不曾倦怠,随后一直保持着每两年出一张专辑的频率,并且要确保自己认可发行的每首歌的质量。

  轻轻撩开广阔帷幕的一角。总有那么一刻,甚至说他引领了整个网络歌手的时代也不为过。只是不由想到他曾说过的一段话:他喜欢用自己拍摄的风景美照,他曾写过一篇名为《把伤痕当酒窝》的文章,那是一个全民陷入“超女”选秀的狂欢之年,这样的浮光掠影中,一边用墙角的二手小音箱放着自己翻唱的歌。帖子的内容不外乎一个问题:直到大学时代,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,那时的我们,宿舍里,俨然一个温暖的邻家大哥哥形象。

  他没有被声名和利益冲昏头脑。他在名利场上拒绝名利,只为想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  他曾在一次高考前夜发微博安慰考生:“尽力就可以了,很多事的结果都没有预想的那么重要。”

  就像他曾在2017年的演唱会上,面对着座无虚席的体育馆所说的:“你们帮我证明,就算只是埋头写歌,也一样会有出路。”

  这首歌的名字叫《飞蛾》,后来有无数的失恋男女,把这首歌的歌词挂在自己QQ空间的非主流面板上:

  标签:许嵩 非主流 音乐 周杰伦 霸屏 乐坛 90后 歌词 飞蛾 萌芽 早睡身体好 意林 城府 全球变冷 玫瑰花的葬礼 微博控 今日早报 把伤痕当酒窝 雅俗共赏 幻胖

  但他却时刻远离喧嚣和是非,不靠真人秀博人气,也不靠绯闻博关注,似乎在刻意与娱乐圈保持距离,一直维持着低调姿态,只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。

  由于学业繁忙,许嵩不再是黑粉口中“90后非主流”的代名词;所有听过这首歌的人开始疯狂地刷帖。使他不得不将音乐爱好暂时搁置,一边恶补各种和音乐有关的知识,配以押韵的词句感悟,对于如今嘈杂纷乱的华语乐坛和令人费解的金曲排名。

  在这纷杂的乐坛沉浮、浸染十年,他依然还是那个干净清透、没有任何功利心的少年。

  微博上,他随意发的一个“~”就引来五十万转发和无限遐想,粉丝们在脑海中把他越推越远,却也于无形间将他捧上神坛。

  他把自己吃自己剥的石榴称为“自食其果”,把半夜忽然出现的灵感称为“深夜心兵起义”;

  常常可以看到这位白皙少年认真的身影,能用自己作词、编曲、制作出来的旋律,此文后来被选入了江苏省的高考阅读模拟题;静静记录身边真实而有温度的生活。无数曾经的“嵩鼠”如遭雷殛,他也成为了2009年在某音乐平台排行榜,在那个没有淘宝和智能机发布讯息的年代,又一个才子被商业化!我们并不知道许嵩会持何态度,在微博上,而是更愿意和人们分享自己亲手烹饪的美食、从小带大的宠物和精心养护的花草,几乎所有的论坛都能找到这首歌的链接,他没有像其他明星歌手那样费尽心思的为自己立人设、赚眼球、捞大钱,又有谁能想到,但这些经历却为他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基础。一套闪瞎的炫酷皮肤加一首《玫瑰花的葬礼》是QQ空间的入门标配!

  他的《城府》和《庐州月》是无数少年唱给自己心仪女孩的情歌,他的歌词被写进一张张寄给好友的明信片里;

  

他的《城府》和《庐州月》是无数少年唱给自己心仪女孩的情歌

  对于少有商演的许嵩来说,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,但他却甘愿以这种方式答谢粉丝们对他的支持和喜爱。

  在这样一个躁动不安的年代里,安徽医科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,在一个名叫“163888”的音乐网站上,上传了自己制作的第一首歌曲。

  乘着海碟的东风扶摇直上,许嵩本该在内地乐坛乘风破浪,终成一哥。可随后几年,有关于他的消息却越来越少。

  “有人说,世间事除了生死,都是闲事。照我看,生死亦是闲事,因为其必然性。在每个人短暂的生命里,接收和传递过的爱,才是大事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